• 盜號工具_好奇心

     一本厚厚的,有些破舊的筆記本引起了盜號工具的好奇心。

      她,總與它形影不離。上課的時刻她帶著它;吃飯時她總會翻一下它;晚自習時,她會在上面增添許多內容;睡覺前呢?一定會捧著它吧。

      這本筆記上究竟寫著些什麽呢?好奇心催促著我去了解。

      一個課間,她離開了教室,走得匆匆忙忙的,它就平躺在講台上,靜靜地。去看看吧,好奇心驅使我走上講台。偷看別人的隱私不是君子所爲,我心中又有了猶豫。它紋絲不動地躺在那,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字。

      我側目看了看同學們,他們似乎有著同樣的好奇心,但都沒有付諸行動。畢竟它是老師的東西。

      既然走上講台了,沒理由空手而回吧,我暗自對自己說。“嘿,你看看,上面寫什麽!”一位同學兩眼放著光,小心翼翼地提醒我。我的意志更加堅定了。“你,去幫我把風。”我囑咐那位同學。“好的,放心吧。”說著他沖出教室,站在走廊上東張西望,眼珠骨碌碌地轉悠。我放心地邁開大步,走上講台,微眯起雙眼,瞄著那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

      “鬃,心絲細膩,不夠堅強,要注意不能過于責備她。”

      “鬃(我的名字),有小聰明,卻不踏實,要善意引導,不可傷了孩子的自尊心。”

      翻過一頁,“今天鬃同學考試作弊,我責備了他,我的心揪成一團,該怎樣才能使他理解我的心呢?”

      又翻過一頁,“今天孩子不舒服,可學校太忙,記得提醒孩子外婆來家照看他。”

      “過不久,我的孩子們要高考了,我該怎樣鼓勵他們呢?”

      ……

      我不再往下翻,這是老師的日記本啊,我居然偷看了老師的“秘密”!我的眼眶不知不覺濕潤了。

      她多少個日夜爲我們操勞,有多少個難眠之夜?她怎忍心舍小家爲大家,連孩子病了她都無暇顧及?她又是何等地堅強,用她嚴厲的外表來掩藏她熾熱的心?她的身軀爲何日漸消瘦,她的雙鬓爲何日漸斑白?此時我的心中已有了答案。

      老師,她用真誠磨煉我們這一顆顆沙礫,使我們成爲光彩熠熠的珍珠。

      我用好奇心換得了對老師的理解與尊重,謝謝您,我敬愛的老師!

    “夜長爭得親情知,初夏早被相思染。”
    外婆在去年夏天悄悄地離開了我,想起了以前我和外婆在一起的一點一滴,我的眼睛就蒙上了一層薄霧,鼻子也不知不覺酸酸的。
    還記得小時候,每次我到外婆家,外婆就會開心地爲我准備好吃的。每當我吃東西的時候,外婆就會坐在一旁的小矮凳裏眼光慈愛地看著我吃。每當我稱贊外婆煮的東西好吃時,外婆就開心地笑著,臉上頓時有兩朵漂亮的紅霞飛過。
    吃完飯後,外婆總會拉著我坐在床沿,輕輕的跟我說著話。那時候,外婆便是最高興的時候。外婆每次笑起來,都像一朵風幹的老菊花。但有一次,外婆卻哭了。不知因什麽,只記得那時,外婆緊緊地拉著我的手,說:“小妹啊!外婆命苦,沒能力讓你媽多讀一點書,沒能力讓你媽過得好點,你要努力學習,不要惹你母親生氣!”說著,兩行鹹鹹的淚水從外婆的臉上流下來,“你以後長大了,有能力了,一定不能忘記你母親。”“嗯,外婆,我一定努力學習,長大讓媽媽享福,也讓你享福!”說著,我抱住了外婆,外婆輕輕地拍著我,把我依偎在那溫暖的懷中。
    總以爲,幸福就會這樣一直延續下去,但,我連外婆的最後一面也沒見著。
    那一天,外婆的腳發痛。大姨便和她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吊吊點滴就行。結果在吊點滴的途中,外婆的呼吸越來越困難,越來越急促,于是就轉到急診病房。那個下午,外婆什麽也不能吃,什麽也不能喝,也不能講話,只是一直在大口大口地用嘴喘氣。當媽媽握著外婆的手時,外婆似乎想說什麽又說不出口,只是眼淚一直往外流。我明白,那是外婆在惦記著我,想要看看我。
    第二天放學回家,妹妹哭著告訴我:“姐姐,昨天晚上大姨打電話來說,外婆已經去世了!”瞬間,我的腦袋“嘭”的一下就懵了,記憶在腦海裏像倒帶機一樣回放著,亂如麻。我強忍住眼淚,最後終于忍不住“哇”的一聲趴在床上大哭起來。
    外婆,您怎麽就這樣走了?外婆,您不是說您最疼我嗎?我都還沒和您講話呢?外婆,我真後悔這半年裏沒去探望過您,沒給您打一個電話。外婆,看我一眼再走好嗎?......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浸濕了被子。那個晚上,任憑風兒怎麽吹,盜號工具心裏濃濃的悲哀和愧疚卻始終化不開。
    有些花兒,謝了就不再開!錯過的花期,消逝在似水流年裏,盡是溫馨,盡是幸福!
    

     一本厚厚的,有些破舊的筆記本引起了盜號工具的好奇心。

      她,總與它形影不離。上課的時刻她帶著它;吃飯時她總會翻一下它;晚自習時,她會在上面增添許多內容;睡覺前呢?一定會捧著它吧。

      這本筆記上究竟寫著些什麽呢?好奇心催促著我去了解。

      一個課間,她離開了教室,走得匆匆忙忙的,它就平躺在講台上,靜靜地。去看看吧,好奇心驅使我走上講台。偷看別人的隱私不是君子所爲,我心中又有了猶豫。它紋絲不動地躺在那,上面布滿了密密麻麻的字。

      我側目看了看同學們,他們似乎有著同樣的好奇心,但都沒有付諸行動。畢竟它是老師的東西。

      既然走上講台了,沒理由空手而回吧,我暗自對自己說。“嘿,你看看,上面寫什麽!”一位同學兩眼放著光,小心翼翼地提醒我。我的意志更加堅定了。“你,去幫我把風。”我囑咐那位同學。“好的,放心吧。”說著他沖出教室,站在走廊上東張西望,眼珠骨碌碌地轉悠。我放心地邁開大步,走上講台,微眯起雙眼,瞄著那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字。

      “鬃,心絲細膩,不夠堅強,要注意不能過于責備她。”

      “鬃(我的名字),有小聰明,卻不踏實,要善意引導,不可傷了孩子的自尊心。”

      翻過一頁,“今天鬃同學考試作弊,我責備了他,我的心揪成一團,該怎樣才能使他理解我的心呢?”

      又翻過一頁,“今天孩子不舒服,可學校太忙,記得提醒孩子外婆來家照看他。”

      “過不久,我的孩子們要高考了,我該怎樣鼓勵他們呢?”

      ……

      我不再往下翻,這是老師的日記本啊,我居然偷看了老師的“秘密”!我的眼眶不知不覺濕潤了。

      她多少個日夜爲我們操勞,有多少個難眠之夜?她怎忍心舍小家爲大家,連孩子病了她都無暇顧及?她又是何等地堅強,用她嚴厲的外表來掩藏她熾熱的心?她的身軀爲何日漸消瘦,她的雙鬓爲何日漸斑白?此時我的心中已有了答案。

      老師,她用真誠磨煉我們這一顆顆沙礫,使我們成爲光彩熠熠的珍珠。

      我用好奇心換得了對老師的理解與尊重,謝謝您,我敬愛的老師!

    “夜長爭得親情知,初夏早被相思染。”
    外婆在去年夏天悄悄地離開了我,想起了以前我和外婆在一起的一點一滴,我的眼睛就蒙上了一層薄霧,鼻子也不知不覺酸酸的。
    還記得小時候,每次我到外婆家,外婆就會開心地爲我准備好吃的。每當我吃東西的時候,外婆就會坐在一旁的小矮凳裏眼光慈愛地看著我吃。每當我稱贊外婆煮的東西好吃時,外婆就開心地笑著,臉上頓時有兩朵漂亮的紅霞飛過。
    吃完飯後,外婆總會拉著我坐在床沿,輕輕的跟我說著話。那時候,外婆便是最高興的時候。外婆每次笑起來,都像一朵風幹的老菊花。但有一次,外婆卻哭了。不知因什麽,只記得那時,外婆緊緊地拉著我的手,說:“小妹啊!外婆命苦,沒能力讓你媽多讀一點書,沒能力讓你媽過得好點,你要努力學習,不要惹你母親生氣!”說著,兩行鹹鹹的淚水從外婆的臉上流下來,“你以後長大了,有能力了,一定不能忘記你母親。”“嗯,外婆,我一定努力學習,長大讓媽媽享福,也讓你享福!”說著,我抱住了外婆,外婆輕輕地拍著我,把我依偎在那溫暖的懷中。
    總以爲,幸福就會這樣一直延續下去,但,我連外婆的最後一面也沒見著。
    那一天,外婆的腳發痛。大姨便和她去醫院檢查,醫生說吊吊點滴就行。結果在吊點滴的途中,外婆的呼吸越來越困難,越來越急促,于是就轉到急診病房。那個下午,外婆什麽也不能吃,什麽也不能喝,也不能講話,只是一直在大口大口地用嘴喘氣。當媽媽握著外婆的手時,外婆似乎想說什麽又說不出口,只是眼淚一直往外流。我明白,那是外婆在惦記著我,想要看看我。
    第二天放學回家,妹妹哭著告訴我:“姐姐,昨天晚上大姨打電話來說,外婆已經去世了!”瞬間,我的腦袋“嘭”的一下就懵了,記憶在腦海裏像倒帶機一樣回放著,亂如麻。我強忍住眼淚,最後終于忍不住“哇”的一聲趴在床上大哭起來。
    外婆,您怎麽就這樣走了?外婆,您不是說您最疼我嗎?我都還沒和您講話呢?外婆,我真後悔這半年裏沒去探望過您,沒給您打一個電話。外婆,看我一眼再走好嗎?......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浸濕了被子。那個晚上,任憑風兒怎麽吹,盜號工具心裏濃濃的悲哀和愧疚卻始終化不開。
    有些花兒,謝了就不再開!錯過的花期,消逝在似水流年裏,盡是溫馨,盡是幸福!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