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爲何來做腳鬥士
2016-07-11 02:19

國際腳鬥士協會創始人 吳彥達/文 體育産業的春天即將來臨,這已經成爲了很多人的共識,特別是在2014年10月《國務院關于加快發展體育産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幹意見》的政策出台後,我對體育産業發展的信心也更加強烈。

但在此之前,我們國內的體育産業卻遲遲做不起來,我認爲其中有兩個主要硬傷,一個就是衆所周知的傳統體制問題,當然隨著未來政策的相繼放開,禁锢的體制一定可以得到逐步解決。但除此之外,另一個同樣致命的硬傷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那就是我們的體育産業沒有自己的核心IP資源,可以說,中國沒有一個體育比賽在世界上是有話語權的,這才是中國體育産業最悲哀的地方。

沒有核心IP,我國體育産業何談崛起?

現在,很多投資人還覺得體育産業很難投,根本原因就是因爲沒有東西可投。因爲這些著名的體育賽事都是不屬于中國的,是我們花錢買來的,整個比賽的規則和體系都是別人的,我們只能原封不動的照搬過來。

當然,如果把買來的賽事運營的很成功,在商業上能獲利那也是無可厚非的。但我個人認爲,這些國外的賽事因爲沒有中國文化的底蘊,能夠引起中國人共鳴的東西始終比較有限,所以這些賽事在中國的發展空間和商業價值也會比較有限,而只有成熟的開發出了屬于自己的核心IP體育資源,那麽圍繞這個核心資源産生的整條産業鏈才會有更大的拓展空間。

我是在2005年投身體育行業的。在做體育之前,我從事的是房地産行業,後來本想轉做影視文化,但我團隊的一組調研數據讓我看到了體育産業的機會:美國體育産業是好萊塢電影工業的十倍,是汽車工業的兩倍,所以就覺得影視産業跟體育産業比一下就小巫見大巫了,而當時的國內在這塊還是一片空白,所以我相信體育産業是大有發展空間的。

在對當時的體育産業現狀進行了分析後,我發現我們國內的賽事都是從國外引進的,要想在國內運營,需要得到外國賽事協會的審批和授權,而且要遵照別人的規則和系統,這就對其今後的運營和壯大發展産生了很多制約,因爲對這個比賽的核心主導權不在自己手上,所以我就想能不能自己做一個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原創體育賽事,然後將這個體育賽事推向全世界。

當時,身邊的很多朋友都反對我,他們認爲這是個無底洞,能做成的幾率實在太小了,但我自己卻很有信心。首先,確實有很多實力雄厚的大公司也在做體育産業,但體育項目對他們來講只是一個業務的分支,而孕育一個體育賽事,就像十月懷胎一樣,要經過一個漫長的准備期,大公司有錢、有實力,但卻沒有這個時間、也沒有這個精力來做原創的體育賽事,所以這是我們這類專業體育公司的機會。

其次,我們國家一直在向外推廣像孔子學院這樣的傳統文化,但其實體育是比文化更好推廣的。因爲跟音樂一樣,體育也是不分國界的,一首歌可能外國人聽不懂它的語言,但仍然能感受到它的旋律,體育也是一樣,它是全世界都能共享的公共語言,而且是青少年最容易接受的。所以說,只要我們找到一個好的體育項目,我們就可以讓外國人也能快速的理解它、喜愛它、並熱衷于它。

還有一點,就是體育産業代表著一種民族精神和自信心,中國這麽大的國家,如果沒有自己的體育精神和文化是很可怕的,是一種産業性的災難。就像當年的中國汽車工業,被大量的外資品牌占領了市場後,換來的卻是核心自主研發能力的缺失。同樣我們肯定也不想國內的體育産業被大量的外來賽事占領後,換來的是中國自己的體育文化的缺失。

原創是必要條件,但是遠遠不夠

確定了方向後,接下來我們就開始選擇具體的項目。當時我們有四個標准:有全球推廣價值的、中國原創的、有商業開發價值的和安全性。

有全球推廣價值的和中國原創的這兩點前面已經講過了,而商業開發價值這一塊,是基于我們做了很多調研之後得出的結論。什麽樣的項目是最容易被大家接受並能熱衷的呢?我們研究發現,就是一定要有身體接觸的對抗性的運動,只有這樣的比賽才刺激、才具有觀賞性,可以滿足互聯網視頻傳播的屬性。

比如從古羅馬的斯巴達角鬥士到現今的拳擊比賽,都符合這些特點,大家也很喜歡看,但它們的問題就是太血腥了,很難在大衆中推廣開來,不符合安全性的需求。而安全的對抗類比賽,比如乒乓球,又沒有身體接觸,所以從觀賞性上來說又不夠刺激,而且我們做這個比賽是想推廣到西方的,所以還要考慮西方人崇尚力量與搏鬥的特性,否則的就不足以吸引西方人的參與。

之前我們准備了上百個備選的項目,根據這幾點篩選完後,其實就沒剩幾個項目了,而且最後還要考慮這個比賽有沒有中國傳統文化的特色,知名度高不高,有沒有一定的群衆基礎,所以最終鎖定了腳鬥士這個項目。根據我們的調研,從黑龍江、新疆、西藏到海南到福建這些區域內,大家小時候都玩過這個遊戲,所以對它不陌生。

腳鬥士,就是用腳進行競技搏鬥的勇士,它的基本規則是以單腳支撐,單膝攻擊對方,以將對方擊出場外或失去平衡倒下爲取勝目的。它有很多種稱謂,在北方被稱爲“撞拐”、“鬥拐”,南方被稱爲“鬥雞”。這個運動的特點就在于,它既滿足了西方人崇尚力量的審美,又融合了東方人技巧性的智慧和方法,以弱勝強、以小勝大這些東方智慧都是可以體現出來的。

在具體的賽事上,我們主要分爲專業和非專業兩大類。專業的就是俱樂部式的運作,由專業的腳鬥士運動員來比賽。而非專業的,目前主要在中小學推廣,以鍛煉孩子的身體和意志爲目的。

其中在專業賽中又分爲個人賽、團體賽,男子五個級別、女子五個級別,還有男子團體、女子團體賽等等,這是我們現在重點在做的。我們現在在武漢、沈陽、內蒙古、廈門等省市已經成立了16個俱樂部,未來還希望以城市爲單位成立更多的俱樂部,然後每年舉辦俱樂部之間的聯賽。

我們大概的構想是要分成三級聯賽,就是每個俱樂部先參加省級俱樂部聯賽、勝出的隊伍繼續參加全國俱樂部聯賽,最後再到國外去參加世界俱樂部聯賽。

可以說,腳鬥士現在是中國第一個擁有自主知識産權的品牌體育賽事。

原創民族賽事的探路者

當然,上面說的這些都是我們未來的一些目標。到目前爲止,我們做腳鬥士的比賽已經有十年時間了,跟中央電視台、跟全國的16所體育院校都有合作,包括北體大、上海體育學院、廣州體育學院等等,每年資助他們舉辦腳鬥士精英賽,我們已經做了七屆,今年是第八屆。

不過實際上,這些比賽更過的是一種內部測試的性質,方便我們累計數據和經驗,我們並沒有把它正式的推向市場,所以很多人還不太了解腳鬥士這個比賽。按照我的設想,我們前十年就是專注打造IP,這個IP指的不僅是知識産權,而是我們要打造一個系統出來,包括賽事系統、運動員系統,裁判員系統。

當然我們也參考了一些美國NBA、日本K1的管理系統,但主體上我們整個的系統都是原創的,所以很多人看來都覺得我們付出了上億元的成本,而卻沒什麽收益,但對我們來說,獲得很多核心數據卻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說,只有把整個系統的框架建立起來了,我們未來才有可能打造一個完整的體育産業生態圈。

而在整個的賽事系統中,我們有一個重要的創新,就是把搏擊類的項目做成了團體賽,這個是我們在全世界的首創。

當時我們在中央電視台做《中國腳鬥場》這個節目時,我發現搏擊類項目比如拳擊、散打等項目的商業模式都很傳統,它們的商業價值很難再進一步挖掘做大,盡管一場知名運動員的拳擊比賽的轉播收入可能就有一個億、兩個億的美金,但這很難具有持續性,而歐洲最成功的比賽都是職業俱樂部模式的,也就是公司化、常態化的運營,而且這些比賽都是團體賽。

一般來講,搏擊類項目的特性決定了它很難做成團體賽,我們看團體賽一般都是球類比賽,比如籃球、足球、橄榄球、冰球等等,都是用一個球來做介質,然後把每個獨立的運動員串成一個整體,圍繞這個球來比賽。而搏擊類項目都是一對一的,中間缺少了球這個介質,所以我們就一直在考慮怎麽解決這個問題。因爲如果不能把腳鬥士做成團體賽,那它就跟一對一的拳擊、散打沒什麽區別,沒辦成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做不了常態化的持續運營,最終還是做不大。

所以這時候我就想能不能借用中國古代的象棋思維,把車馬炮相將炮這些獨立的棋子,和講究派兵布陣的這些東方智慧借用過來,這樣我們就可以把松散的個體團結成一個整體了。比如說如果我們進行一個雙方五人對五人的比賽,雙方的總體重都規定爲385公斤,那麽每一方的五名成員就可以自由組合,有的重些、有的輕些,這時候就要考慮排兵布陣,什麽時候重的人出來、什麽時候輕的人出來,最終的結果不是爲了個人贏,而是團隊的總積分,這裏面就有許多技巧了,這時候整個比賽就好看了。而整個團體賽的系統,我們前前後後總共花了八年的時間來打造和完善。

賽事産業化,是發展的必經之路

對于整個腳鬥士的打造和運營,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是在中國創立,向全球推廣,所以整個過程我也一直在考慮怎麽能夠讓腳鬥士具備全球化和産業化的概念。

之前王健林的一個觀點我認爲很對,就是運營體育要分爲A端、B端和C端。A端就是體育産業中的國際性組織,B端就是代理這些體育産業組織或品牌賽事轉播權、營銷權的公司,C端是具體的單個體育比賽或者單個體育俱樂部,一般企業想擁有A端是非常困難的,在目前全球數百個體育組織中,除了極少數是家族控制外,基本都是非盈利組織,但只有掌握了A端,才能說是真正抓住了體育産業的核心。

所以說,在中國要想發展體育産業,就肯定要有A類的組織,品牌是我們的,核心技術和資源都是我們自己的,這就是我們想做的事情,所以那時候我就想成立一個腳鬥士的國際性A類組織,後來就在美國芝加哥注冊了國際腳鬥士協會。

此外,打造一個原創比賽,相當于白手起家,這整個過程都是非常艱辛的,而我當時最擔心的兩個問題,一個是安全性,一個是怕青少年不喜歡這項運動。在安全性方面還好解決,我們在大學比賽的時候,就請很多國家體育總局的,體育學院的一些專家來給做測評,結果證明我們比賽的事故率和受傷率都是非常低的。像國際大學生體育聯合會主席喬治?基裏安和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中國奧委會主席劉鵬、亞洲中學生體育聯合會秘書長、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秘書長楊立國等等都認可腳鬥士是一項易于參加,便于推廣的一項好的群體活動。

而青少年如果不喜歡,那這個問題無疑就是致命的,所以當時我就先向自己家的孩子征求意見,讓他們到現場觀看比賽,看看他們的反應,後來他們一到現場就被那種激烈的對抗氣氛感染了,因爲比賽、對抗、爭輸贏這些都是青少年的天性,一旦這個項目設計滿足了他們的天性,那他們就會對項運動從毫無感覺到發自內心的熱衷,所以通過他們我也想到,以後我們做推廣最好的方式其實就是讓大家到現場去看比賽,這比任何語言都更有效果。

可以說,現在我們就相當于是一個品牌公司,掌握腳鬥士的核心IP資源。截止到目前,我們已經在美國、日本等全球十余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上百場賽事表演和交流活動,並在中國、美國、日本、歐盟及馬德裏條約所包含的118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商標注冊和知識産權保護,擁有與腳鬥士相關的賽事轉播權、系列産品專利權、賽事舉辦權等一系列獨家知識産權。

未來,整條産業鏈上的其它環節比如賽事運營、票務等等我們就可以和其它專業的承辦公司來合作。同時,現在我們的腳鬥士職業運動員大概有四十多個,已經舉辦了100多期腳鬥士教練員、裁判員培訓班,接下來還會培訓更多的專業選手。我們有自己的教材,有一整套訓練方法,像一個之前一點都不懂的腳鬥士的人,經過三個月到四個月的培訓就可以參加專業級的比賽,而我們在這個過程中發現一些好的選手苗子也會跟他們簽約,作爲我們的職業運動員來發展他的職業道路。

而在經過了十多年的磨砺後,我們預備今年正式將這個比賽推向大衆市場,所以2016年,也可以稱之爲是我們新發展的元年。


精彩視頻
精彩圖集
運動員

公安標志.png

京公網安備 1600113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