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從腳鬥士十年看舉國體制對民族體育的桎梏
    2016-09-29 02:24

    2016年裏約奧運會激戰正酣,中國軍團的表現卻差強人意,遲來的首金,部分傳統優勢項目的衰落,導致媒體們再次將矛頭指向了“舉國體制”。其實,不止是此屆裏約,每一屆奧運會過後都會掀起新一輪討伐我國體育制度的筆戰。 

    知名足球評論員黃健翔曾經在博客中寫道:“爲什麽要反對舉國體制的體育體系?看看3大球的昨天、今天和明天,就知道了。一個沒有學校體育和社區體育爲基礎的,國家砸錢少數“體育特種兵”埋頭苦練攻關的體育體系,只能在那些非主流項目上摘金奪銀,主流化市場化職業化項目,全完蛋。

    舉國體制,到底傷害了誰?

    那麽舉國體制到底傷害了誰?運動員們拼命換來的金牌,是否真得滿足了國人所謂的民族自尊心呢?事實上,舉國體制下的“金牌大國”就是計劃體制的殘余。它的根本邏輯就是:把原本應該用于大衆體育的資源,注入極少數頂尖競技選手身上。通俗地理解,就是圈養少數人,給他們充裕的資源,指望他們可以突飛猛進。這種扭曲資源配置帶來的結果是:人爲地造成大衆體育資源的短缺,以此換來“少數能夠代表國家形象的奧運項目”的資源的充裕。這樣就把大衆體育與競技體育人爲割裂,使競技體育成爲缺乏根基的空中樓閣,這裏所說的“根基”自然是指民衆們的體育修爲、身體素質,甚至是整個體育産業的消費人口。

    改革孤島,民族體育險種求生?

    群衆基礎差,職業體育成爲了“精英體育”,在制度、基礎設施、流動資金所構成的壁壘下,競技體育領域成爲了孤立于當代中國變革版圖的孤島!長期的舉國體制,形成了一個封閉低效率甚至官僚的體育系統,場地、媒體、渠道都在這個系統內,如果你不在這個系統內,你會沒有場地資源,沒有媒體資源,甚至沒有明確的法律地位,你只能依靠市場給你的支持,以及說不准什麽時候會落下來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簡單的說,就是:如果不在這個系統內,即使有群衆基礎的體育項目,也無法很順利的自己成長起來。在這樣的局面下,中國民族體育的發展壯大談何容易呢?

    原創體育,何以另辟蹊徑?

    中國正處在增長方式轉換的關鍵期,服務業發展和內需市場啓動都在呼喚體育産業的崛起。改革的過程,應當是中國體育文化價值體系重建的過程,需要以具備廣泛群衆基礎,且擁有傳統文化基因的體育項目爲載體。2005年,源于傳統民間遊戲的現代腳鬥士運動正式問世,十年間腳鬥士見證過北京奧運會的“雙贏”,也見證過中國足球的低谷。十年間,腳鬥士的成長也伴隨著國內體育産業以及國家政策的不斷放寬,因此,外人很難想象國際腳鬥士協會的注冊地是在美國的芝加哥,而不是中國北京,原因是法律規定並不允許。但塞翁失馬,這正符合腳鬥士國際化的發展戰略,118個國家以及地區的知識版權注冊,讓腳鬥士不僅擁有世界級的知識産權保護,最主要的是擁有俱樂部牌照的發放權,企業可在全國腳鬥士協會麾下獨立自主的運營,實現“一冠成名”。

    同時,腳鬥士大力發展院校培訓,並與全國16所高等學府開設腳鬥士專業,保證人才儲備,爲職業化發展提供後備力量。平心而論,腳鬥士發展的十年得到了國家體育局等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政策總有開放的一天,所有的體育人無論面對任何困難,都應該懷著“勇于承擔,永不放棄”的精神走下去。


    精彩視頻
    精彩圖集
    運動員
    
    公安標志.png

    京公網安備 1600113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