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39jidx"></form><form id="39jidx"></form>
                • <blockquote id="ld9cu9"></blockquote>
                •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腳鬥士在擴張 目標瞄准價值千億美元的金礦
                  2016-07-06 02:29

                  2013年的一天,一個神秘人物來到吳彥達的辦公室,想用兩億元人民幣收購腳鬥士在美國的版權。吳彥達沒有多加思考,拒絕了對方的報價。

                  “當時美國一家公司的中方代理找到了我,我沒有答應他們的報價。”吳彥達坐在武夷山市體育館內,看著眼前舉行的腳鬥士比賽,回憶當時的情景,語氣平淡得讓人難以置信。對這位腳鬥士運動的創始人來說,兩億人民幣似乎輕如浮雲。

                  吳彥達曾經在一本萬利的房地産市場運營十年,當他2005年毅然從那裏抽身而出時,金錢對他已經不再重要,他只想拿出十年時間潛心做一件前無古人的事情:研發民族自創職業體育腳鬥士,並推廣到全世界。奇迹往往是牛人像傻子一樣堅持取得的。在外人的不解和嘲諷中,吳彥達“傻傻”地堅守耕耘了11年,耗掉上億家資。現在,他說自己就像念著“芝麻開門”的阿裏巴巴,戰戰兢兢、睜大了眼睛看著一座寶藏正在他面前打開大門。

                  從2006年6月至今的10年間,吳彥達和他的團隊重點做了以下幾件事:在全國範圍內舉辦了20多期腳鬥士運動項目培訓班,培訓了3000多名教練員、裁判員,建立了16家俱樂部培訓基地,注冊了20000多名腳鬥士運動員,舉辦了50000多場比賽,在福建舉辦了一屆聯賽,在全球118個國家和地區注冊了腳鬥士項目的知識産權,在美國建立了國際腳鬥士聯合會,制定和完善了比賽規則。

                    吳彥達說:“我的切身體會是:金錢和權力無法確保體育産業成功。經年累月的忍受寂寞和堅守進取,才能修成正果。”他透露,接下來將有一大筆市場資金投入他的公司,在湖南等五省舉辦的“城市保衛戰”聯賽將馬上進入啓動階段。

                  QQ截圖20160720165918.png

                    腳鬥士精英馬金龍(左)和汪敬祿

                    腳鬥士也不再養在深閨人未識,已被電視以及其他新媒體認知,正通過它們送至億萬觀衆的眼前。“有些電視台已經在播放我們的節目。全國還有十多家電視台主動和我們聯系,尋求合作。他們認識到了我們腳鬥士比賽的精彩,非常適合電視播出。”吳彥達說。他給記者出示了一份文件,上面蓋著5家電視台的紅章。他說:“這是這些電視台提出的腳鬥士聯賽播出計劃,很詳盡。我們的合作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

                    “過去十多年來,外界沒人看好我,很多關心我的人都在擔心我,擔心腳鬥士撐不下去,隨時會消失。我幾乎是憑借一己之力,帶領團隊,把不可能的事情變成了可能。現在運動員、裁判員、教練員、俱樂部、賽事舉辦團隊、市場資金、媒體等關鍵因素齊備,我們的産業拼圖初步完成了。腳鬥士産業就像一座冰山,小小的一角已經浮出了水面。“吳彥達說。

                    51歲的吳彥達進入體育界之初就決心自主研發腳鬥士,把IP核心資源掌控在自己手中,依托日益強大的中國市場,向世界輸出腳鬥士。他說:“三流企業做營銷,二流企業做品牌,一流企業做標准。美國在向我們輸出NBA,歐洲在向我們輸出足球,我要向他們輸出腳鬥士,輸出中國標准,我不能把美國地區的版權賣給美國人。要想縮小中外體育産業方面的貿易逆差,就必須大力發展民族體育産業,制定我們掌握的標准。”

                    有些地方政府已經開始重點扶持腳鬥士。比如腳鬥士發源地武夷山市至今已經連續舉辦五屆“武夷山·阿裏山海峽兩岸腳鬥士比賽”。今年比賽期間,市有關領導在會見吳彥達時表示計劃把腳鬥士引進校園,著力打造“世界腳鬥士之都”。

                  QQ截圖20160720170249.png

                  南平市體育局長(左)與武夷山市體育局長在酒店內腳鬥

                    現代腳鬥士在中國北部也落地生根。南有武夷山,北有沈體院——沈陽體育學院,是一個被稱作“腳鬥士黃埔軍校”的地方。腳鬥士的絕大多數冠軍都是從那裏走出來的。沈陽體院腳鬥士強大的原因在于那裏形成了奇特的“虐文化”。今年大學本科畢業的馬金龍是這個詞的創造者。他說:“我們學校藏龍臥虎,校隊選手各有絕招。那些新入隊的選手要想學這些絕招,就要一個個地被師哥們虐。像我剛入隊時,每次訓練就要不停地和老隊員們過招,不斷被他們虐倒在地。被虐多了,我就把他們的絕招學到了手,自己就成了高手,于是就開始虐後入隊的選手。”

                    在武夷山腳鬥士比賽現場,馬金龍指著參加決賽的兩名選手說:“這倆是我的師弟,被我虐出來的。我們虐來虐去,其實是大家互相友好切磋技藝的過程。很多新技術就是這樣發明出來的。我們沈陽體院現在是最好的腳鬥士技術實驗室。”

                    中國腳鬥士技術日新月異,身懷絕技的選手越來越多。今年“武夷山·阿裏山海峽兩岸腳鬥士比賽”上演多場精彩好戲,現場觀衆看得如醉如癡,大呼過瘾。這讓吳彥達更加堅定信心向全國和世界推廣這個觀賞性強的體育項目。

                    按照他的計劃,未來三年內他將籌資一億美元打造全國腳鬥士聯賽,隨後他將再進一步,籌資十億美元,在世界各地布局,發起價值千億的世界聯賽。看似偏執實則精明的吳彥達深知他和自己的團隊力有不逮,需要有志同道合的合作夥伴加入進來。現在已有資本與他接洽。他因此變得愈加忙碌,身體日漸瘦削。他剛到武夷山時,當地朋友驚呼他氣色不如以前。

                  _DSC2769_meitu_13.jpg

                  吳彥達有個雄心勃勃的計劃——把腳鬥士推廣到世界各地

                    吳彥達是7月8日一早4點起床從北京趕往武夷山腳鬥士比賽現場的。他乘坐6點半的航班從北京起飛,搶在強台風登陸福建之前在武夷山降落。10日晚上比賽結束後,台風剛剛平息,他乘坐10點的航班匆匆連夜飛回了北京。他說,眼下正是多方資源進入腳鬥士發展的關鍵時刻,事務繁多,自己一絲一毫也不敢懈怠。


                  精彩視頻
                  精彩圖集
                  運動員
                  
                  公安標志.png

                  京公網安備 1600113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