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最新動態
溫馨的童年回憶——腳鬥士
2017-12-15 03:16

電視連續劇《少帥》,有一個橋段鏡頭吸引了我:少小的張學良在張家的府邸,與小夥伴們興高采烈的玩著腳鬥士(撞拐子)遊戲……一下,把我帶回到我的兒時年代。

上世紀六十年代,我還在讀小學。那時放學回到家,放下書包,第一件事就是和宿舍大院裏的發小們玩耍。彈玻璃球、打“噼啊叽”、踢盒子、和泥摔炮兒……最刺激的是腳鬥士。這是十足的男孩子玩的遊戲,小夥伴們無論大小,下場時都要單腿呈金雞獨立狀,將另一只腿屈彎“4”字形盤在立腿膝蓋上方,用一只手提拉住盤腿的腳或褲腳管,另一只手托住彎曲的拐腿,然後用突出的“拐頭”,向對方進行撞擊,以將對方撞成拐腿腳落地,無法再保持單腿獨立狀便可獲勝。

溫馨的童年回憶——腳鬥士

腳鬥士的對抗性很強,只要一下場,就要保持攻擊狀態,不能把拐腿放下來,否則就算輸。故在場上要一直靠單腿蹦,以保持身體平衡。進攻時,可以是正面進攻的“拐對拐”相對抗,也可以是背後偷襲,用“拐頭”頂撞對方後腰或臀,總之迫使對方屈彎的拐腿著地認輸。小夥伴們一個個人小鬼大,玩起腳鬥士都會動番心眼兒,盡量揚長避短采用適合自己的攻防戰術。通常比較壯實的男孩,喜歡采取上壓、下撅、中頂戰術強攻。

上壓就是將“拐頭”擡高超過對方“拐頭”,由上往下鎮壓;下撅則反其道,將“拐頭”下探至對方“拐頭”之下,由下往上挑撅;中頂就是靠沖擊力,用“拐頭”直頂撞對方“拐頭”。比較瘦弱的男孩,則避開對方正面強攻的鋒芒,而是繞到其身後進行偷襲,或以逸待勞待對方體力下降後,再采取正面抽冷猛攻。往往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反倒以弱勝強。

我特喜愛這個遊戲,仗著人高馬大的身體優勢,雖經常獨占鳌頭,卻也防不勝防。那些瘦弱的男孩,竟然采用“合縱”之術,兩人甚至三人夾擊,迫使我落荒而逃。記得有一次,我剛好碰到勁敵小吉和老雲,他倆都是腳鬥士高手,不但身體協調性好耐力強,而且壓、撅、頂技術全面。我們三個在一起角力,經常難分伯仲。這天,我興頭正盛,水平發揮的不錯,施展我的強項“壓”、“撅”,大戰了十幾個回合,終于被我分別擊敗。

溫馨的童年回憶——腳鬥士

這時疤拉脖子迎面過來挑戰,我心想,這小子平時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每次腳鬥士,他都躲著我,這回咋了?于是,調轉“拐頭”直沖疤拉脖子攻去。見我沖過來,疤拉脖子並不與我交鋒,單腿跳著躲開了。我心裏正納悶,只覺得後腰被重重地頂了一下,身體有些失去平衡,我立刻意識到這是有人從背後偷襲。本打算連蹦幾下,繼續保持金雞獨立狀站住。卻沒曾想,由于體力下降,身體協調性大大失調,幾個趔趄踉跄,“噗嗤”一聲摔趴在地上。

小夥伴們一陣哄堂大笑。我頓時面紅耳赤。原來是魯大眼和疤拉脖子的早有預謀,一個在前面佯攻,吸引我的注意力,一個趁機繞到背後偷襲。打那以後,再玩腳鬥士,我將遊戲規則從單挑獨鬥改爲團體項目,把所有參與者分成兩夥,這樣不僅增強了對抗性,同時也增強了團體意識和相互的協作。那兩軍對壘的陣勢,還頗有點沙場點兵的味道。

溫馨的童年回憶——腳鬥士

真沒想到,這腳鬥士遊戲早在民國初期就有了,連“少帥”當年都玩過。據說,這種遊戲還遍及世界各地呢。看來真是源遠流長、流傳甚廣。只可惜,現如今的男孩子,都跟手機電腦形影不離。難怪現在男孩“女性化”成爲一種社會現象,已經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喜耶?憂耶?還是喜憂參半呢?或許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未來二孩取代了獨生子女,屆時腳鬥士遊戲才有望本色回歸。

溫馨的童年回憶——腳鬥士

精彩視頻
精彩圖集
運動員

公安標志.png

京公網安備 16001139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