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hinyvq"></strong><i id="hinyvq"></i>
      1. <select id="8m4alo"><kbd id="8m4alo"></kbd><table id="8m4alo"></table></select>
        • <bdo id="8m4alo"><tbody id="8m4alo"></tbody><abbr id="8m4alo"></abbr><font id="8m4alo"></font><select id="8m4alo"></select></bdo><ul id="8m4alo"><ins id="8m4alo"></ins></ul><optgroup id="8m4alo"><li id="8m4alo"></li><dir id="8m4alo"></dir><table id="8m4alo"></table><b id="8m4alo"></b></optgroup>
                1. <dir id="fnw06j"></dir><option id="fnw06j"></option>

                              手機遊戲開發公司|夢中的那座山

                              2020年01月20日 生産廠家

                              從小就喜歡山,雖然家的附近沒有山,但只要爬到屋頂,推開門,放眼望去便是連綿不斷的山,蒙蒙的,綠綠的,煞是一幅美圖,很開闊,來幾點夏雨,再牽幾絲絲綢般的雲霧,所有的一切無不讓手機遊戲開發公司感覺那就是人間的天堂,人間的聖地,心靈的淨地,夢的起點。

                              每年暑假農忙過後,除了吃飯三餐都在樓下之外,其余的時間大多是在頂樓看書看風景等等,這也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快事,似乎也是那時的我最喜歡做的事情。每每想起那時自己一個人在靜靜的午後,拿著自己喜歡的書,帶著自己的水彩筆爬到樓頂,然後找一個陰涼一點的背陽的地方坐下來,靜靜地眺望著遠方的那座在烈日下更顯堅定成熟的山,心裏便不由得生出一股強烈的感觸,亦或是一種對生命的敬畏感。她似乎包含了整個生命的發展過程,從呱呱墜地的嬰兒再到懵懵懂懂的少年,接著再是一事無成的青年,飽經風雨的中年,感慨萬事的老年,最終走向生命的終結。

                              曾有一次無意的發現全身披青的她突然在某個不知不覺的時候露出了一角黃黃的裙褶,定眼一看,才發現那是被火燒過之後殘留的枯木黃土,心裏不經感覺空空的,像被人切割過隱隱的痛不斷地針刺著我的心,感覺像是因爲自己沒好好的保護她,如今她才會這般的經受痛苦的折磨。一年後,我還是像往常一樣爬到頂樓重複著以往的事,在靜靜的午後靜靜地看著她,仿佛一年來堆積的所有痛楚,哀傷都被她帶走了,仿佛我早已溶入她的血液,和她一起奔跑著,跳躍著,歡呼著,也只有在那個時候我才感覺到我的生命一直在燃燒著。仔細地看著她身上的一草一木,依然是那麽的青,那麽的翠,那麽的深邃,曾經燒毀的那角也不再那麽狼藉,已換上了新裝,比起周圍完好的那片綠雖顯得嫩了些,但相信再經幾番風雨後,一樣會變得很深邃。

                              之後一年上了高中,在縣城上學,因此很少回家了,就連暑假的時間也變少了,假前假後的補課時間一年比一年長,所以最後一次看她的時候是高一結束的那個暑假,和往常一樣靜靜地看著她,只是不知道那次是我最後一次看她,不然,我一定會比以往更清楚地記住她,記住她的臉她的眼她的眉她的顔色,她的一切我所能直視的或透視的。那年還是像往常一樣沒記住她最初的模樣,而結束了這最後一緣。

                              如今只有腦海中唯一殘留的那種朦胧的綠才能證明至少我曾經有去看過她,綠地那麽真那麽深,或許歲月連曾看她時的那顆熾熱的心都不曾放過,或許是她的遺憾惋惜的淚水澆滅了曾經的熾火,也澆滅了曾經的夢想。如今還有什麽話可以再對她說,是被塵世染過色的眼不敢再直視她,弄丟了她最初顔色的心不敢再面對她。就連曾經塗過她衣服的水彩筆都消失在這塵世之中,縱然再去買一只,還能塗出那時的顔色嗎?再回去看她一次,被塵世蒙上一層紗的眼怎能看得清楚,縱然帶上眼鏡,卻還是看不清那最初的模樣,最初的夢想。 

                               也許是我生在江南的緣故,也許只是柳樹獨特的身姿,我特別喜歡柳樹。

                              我喜歡楊柳,喜歡它不挑肥揀瘦,隨遇而安,艱苦樸素的堅強性格。您看:無論在山清水秀,土壤肥沃的江南,它的身影隨處可見,錢塘江畔的柳樹下,美麗的神話《柳毅傳書》佳話留芳;還是在山東梁山泊裏,一百零八位好漢中的魯智深“倒拔楊柳”名揚天下;哪怕是在冰天雪地,飛沙走石,滴水貴如油的新疆大戈壁灘上,清末民族英雄左宗棠爲維護國家統一,在擡棺入疆平叛的路上沿途中,也不忘種下柳樹,如今的“左公柳”。它們盡管已經飽經滄桑,可還頑強地生長著。這正是“無心插柳柳成萌”啊。

                              我喜歡楊柳樸實無華的品格。它沒有松樹般的偉岸挺拔,也不像白楊樹那樣正直不阿,更沒有榕樹雍榮華貴般的遮陰避日。其主幹在二、三米處就産生分枝,卻有許許多多的須根深深地紮在泥土裏,伸向四面八方,緊緊地擁抱大地,既爲主幹提供了豐富的營養,又保持了水土不會流失。

                              我喜歡柳樹嬌柔精巧的氣質。它那小巧玲珑的體態如同豆蔻年華的少女阿娜多姿;光滑柔軟的枝條狀若絲縧,紛披下垂,尤如姑娘的滿頭青絲;其葉片狹長但寬窄相宜,形如少女細長般的眉毛,正如“鞭蓉如面柳如眉”。

                              我喜歡它那潔白無暇的柳絮。如同冬季的漫天白雪,攜帶著柳樹的粒粒種籽飄向四面八方,將未來的綠蔭撒遍長城內外、大江南北。不但我喜歡楊柳,曆代文人墨客亦爲它潑墨不少,柳枝娉婷,迎風搖曳,柳枝細腰成了美麗多情女子的化身,從而演繹出很多浪漫的故事。唐朝大曆年間十才子之一韓翊與名妓柳氏兩情相笃,無奈安史之亂,兩人分手。戰亂平息後,才得以互通音信。韓翊贈以《章台柳》詞,淒憫悲切,“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縱使長條似舊垂,亦應攀折他人手”。柳氏聞之,涕泗縱橫,和以《楊柳枝》一詞,“楊柳枝,芳菲節,所恨年年贈離別,一葉隨風忽報秋,縱使君來豈堪折!”曆經艱辛,兩人最終花好月圓,把一出才子佳人的人間喜劇演得至善至美。

                              江南的女子,性格也類似與柳條兒,飄逸、多情、細膩、堅韌。江南的女子與柳條兒最是相似,她們有著彎彎的柳葉眉,還有堪堪一握的楊柳細腰,走起路來猶如風吹楊柳,如果說春天最能展現柳條兒俏麗的話,那麽,連綿的春雨更能襯托江南女子的多情與妩媚。朦朦細雨中,飄飛柳枝下,佳人持紙傘,這是標准的江南韻味。柳條兒雖然纖細、柔弱,卻不易折斷,這種韌性與江南的男子極爲相似,相比較齊魯壯漢,江南的才子們稍稍單薄了些,但是,他們的感情很細膩、做事極堅韌,好比風中的柳條兒,曆經風吹雨打,依然俏麗如手機遊戲開發公司,江南人的堅韌也讓江南始終富庶天下。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濕潤的氣候造就了煙雨江南,也滋養了依依俏柳,也只有小橋流水之畔,柳條兒才能彰顯俏麗,俏柳與早春江南相得益彰,共同繪就一幅山水長卷。 

                              從小就喜歡山,雖然家的附近沒有山,但只要爬到屋頂,推開門,放眼望去便是連綿不斷的山,蒙蒙的,綠綠的,煞是一幅美圖,很開闊,來幾點夏雨,再牽幾絲絲綢般的雲霧,所有的一切無不讓手機遊戲開發公司感覺那就是人間的天堂,人間的聖地,心靈的淨地,夢的起點。

                              每年暑假農忙過後,除了吃飯三餐都在樓下之外,其余的時間大多是在頂樓看書看風景等等,這也是我人生中的一大快事,似乎也是那時的我最喜歡做的事情。每每想起那時自己一個人在靜靜的午後,拿著自己喜歡的書,帶著自己的水彩筆爬到樓頂,然後找一個陰涼一點的背陽的地方坐下來,靜靜地眺望著遠方的那座在烈日下更顯堅定成熟的山,心裏便不由得生出一股強烈的感觸,亦或是一種對生命的敬畏感。她似乎包含了整個生命的發展過程,從呱呱墜地的嬰兒再到懵懵懂懂的少年,接著再是一事無成的青年,飽經風雨的中年,感慨萬事的老年,最終走向生命的終結。

                              曾有一次無意的發現全身披青的她突然在某個不知不覺的時候露出了一角黃黃的裙褶,定眼一看,才發現那是被火燒過之後殘留的枯木黃土,心裏不經感覺空空的,像被人切割過隱隱的痛不斷地針刺著我的心,感覺像是因爲自己沒好好的保護她,如今她才會這般的經受痛苦的折磨。一年後,我還是像往常一樣爬到頂樓重複著以往的事,在靜靜的午後靜靜地看著她,仿佛一年來堆積的所有痛楚,哀傷都被她帶走了,仿佛我早已溶入她的血液,和她一起奔跑著,跳躍著,歡呼著,也只有在那個時候我才感覺到我的生命一直在燃燒著。仔細地看著她身上的一草一木,依然是那麽的青,那麽的翠,那麽的深邃,曾經燒毀的那角也不再那麽狼藉,已換上了新裝,比起周圍完好的那片綠雖顯得嫩了些,但相信再經幾番風雨後,一樣會變得很深邃。

                              之後一年上了高中,在縣城上學,因此很少回家了,就連暑假的時間也變少了,假前假後的補課時間一年比一年長,所以最後一次看她的時候是高一結束的那個暑假,和往常一樣靜靜地看著她,只是不知道那次是我最後一次看她,不然,我一定會比以往更清楚地記住她,記住她的臉她的眼她的眉她的顔色,她的一切我所能直視的或透視的。那年還是像往常一樣沒記住她最初的模樣,而結束了這最後一緣。

                              如今只有腦海中唯一殘留的那種朦胧的綠才能證明至少我曾經有去看過她,綠地那麽真那麽深,或許歲月連曾看她時的那顆熾熱的心都不曾放過,或許是她的遺憾惋惜的淚水澆滅了曾經的熾火,也澆滅了曾經的夢想。如今還有什麽話可以再對她說,是被塵世染過色的眼不敢再直視她,弄丟了她最初顔色的心不敢再面對她。就連曾經塗過她衣服的水彩筆都消失在這塵世之中,縱然再去買一只,還能塗出那時的顔色嗎?再回去看她一次,被塵世蒙上一層紗的眼怎能看得清楚,縱然帶上眼鏡,卻還是看不清那最初的模樣,最初的夢想。 

                               也許是我生在江南的緣故,也許只是柳樹獨特的身姿,我特別喜歡柳樹。

                              我喜歡楊柳,喜歡它不挑肥揀瘦,隨遇而安,艱苦樸素的堅強性格。您看:無論在山清水秀,土壤肥沃的江南,它的身影隨處可見,錢塘江畔的柳樹下,美麗的神話《柳毅傳書》佳話留芳;還是在山東梁山泊裏,一百零八位好漢中的魯智深“倒拔楊柳”名揚天下;哪怕是在冰天雪地,飛沙走石,滴水貴如油的新疆大戈壁灘上,清末民族英雄左宗棠爲維護國家統一,在擡棺入疆平叛的路上沿途中,也不忘種下柳樹,如今的“左公柳”。它們盡管已經飽經滄桑,可還頑強地生長著。這正是“無心插柳柳成萌”啊。

                              我喜歡楊柳樸實無華的品格。它沒有松樹般的偉岸挺拔,也不像白楊樹那樣正直不阿,更沒有榕樹雍榮華貴般的遮陰避日。其主幹在二、三米處就産生分枝,卻有許許多多的須根深深地紮在泥土裏,伸向四面八方,緊緊地擁抱大地,既爲主幹提供了豐富的營養,又保持了水土不會流失。

                              我喜歡柳樹嬌柔精巧的氣質。它那小巧玲珑的體態如同豆蔻年華的少女阿娜多姿;光滑柔軟的枝條狀若絲縧,紛披下垂,尤如姑娘的滿頭青絲;其葉片狹長但寬窄相宜,形如少女細長般的眉毛,正如“鞭蓉如面柳如眉”。

                              我喜歡它那潔白無暇的柳絮。如同冬季的漫天白雪,攜帶著柳樹的粒粒種籽飄向四面八方,將未來的綠蔭撒遍長城內外、大江南北。不但我喜歡楊柳,曆代文人墨客亦爲它潑墨不少,柳枝娉婷,迎風搖曳,柳枝細腰成了美麗多情女子的化身,從而演繹出很多浪漫的故事。唐朝大曆年間十才子之一韓翊與名妓柳氏兩情相笃,無奈安史之亂,兩人分手。戰亂平息後,才得以互通音信。韓翊贈以《章台柳》詞,淒憫悲切,“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縱使長條似舊垂,亦應攀折他人手”。柳氏聞之,涕泗縱橫,和以《楊柳枝》一詞,“楊柳枝,芳菲節,所恨年年贈離別,一葉隨風忽報秋,縱使君來豈堪折!”曆經艱辛,兩人最終花好月圓,把一出才子佳人的人間喜劇演得至善至美。

                              江南的女子,性格也類似與柳條兒,飄逸、多情、細膩、堅韌。江南的女子與柳條兒最是相似,她們有著彎彎的柳葉眉,還有堪堪一握的楊柳細腰,走起路來猶如風吹楊柳,如果說春天最能展現柳條兒俏麗的話,那麽,連綿的春雨更能襯托江南女子的多情與妩媚。朦朦細雨中,飄飛柳枝下,佳人持紙傘,這是標准的江南韻味。柳條兒雖然纖細、柔弱,卻不易折斷,這種韌性與江南的男子極爲相似,相比較齊魯壯漢,江南的才子們稍稍單薄了些,但是,他們的感情很細膩、做事極堅韌,好比風中的柳條兒,曆經風吹雨打,依然俏麗如手機遊戲開發公司,江南人的堅韌也讓江南始終富庶天下。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濕潤的氣候造就了煙雨江南,也滋養了依依俏柳,也只有小橋流水之畔,柳條兒才能彰顯俏麗,俏柳與早春江南相得益彰,共同繪就一幅山水長卷。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熱點文章
                              重點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免責聲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3 2001